基于 NNCF 和 🤗 Optimum 面向 Intel CPU 对 Stable Diffusion 优化

基于隐空间的扩散模型 (Latent Diffusion Model),是解决文本到图片生成问题上的颠覆者。Stable Diffusion 是最著名的一例,广泛应用在商业和工业。Stable Diffusion 的想法简单且有效: 从噪声向量开始,多次去噪,以使之在隐空间里逼近图片的表示。

但是,这样的方法不可避免地增加了推理时长,使客户端的体验大打折扣。众所周知,一个好的 GPU 总能有帮助,确实如此,但其损耗大大增加了。就推理而言,在 2023 年上半年 (H1’23),一个好 CPU 实例 (r6i.2xlarge,8 vCPUs ,64 GB 内存) 价格是 0.504 $/h,同时,类似地,一个好 GPU 实例 (g4dn.2xlarge,NVIDIA T4,16 GB 内存) 价格是 0.75 $/h ,是前者的近 1.5 倍。

这就使图像生成的服务变得昂贵,无论持有者还是用户。该问题在面向用户端部署就更突出了: 可能没有 GPU 能用!这让 Stable Diffusion 的部署变成了棘手的问题。

在过去五年中,OpenVINO 集成了许多高性能推理的特性。 其一开始为计算机视觉模型设计,现今仍在许多模型的推理性能上取得最佳表现,包括 Stable Diffusion。然而,对资源有限型的应用,优化 Stable Diffusion 远不止运行时的。这也是 OpenVINO NNCF(Neural Network Compression Framework) 发挥作用的地方。

在本博客中,我们将理清优化 Stable Diffusion 模型的问题,并提出对资源有限的硬件 (比如 CPU) 减负的流程。尤其是和 PyTorch 相比,我们速度提高了 5.1 倍,内存减少了 4 倍。

Stable Diffusion 的优化

在 Stable Diffusion 的 管线 中,UNet 的运行是最计算昂贵的。因此,对模型的推理速度,针对 UNet 的优化能带来足够的效益。

然而事实表明,传统的模型优化方法如 8-bit 的后训练量化,对此不奏效。主要原因有两点: 其一,面向像素预测的模型,比如语义分割、超分辨率等,是模型优化上最复杂的,因为任务复杂,参数和结构的改变会导致无数种变数; 其二,模型的参数不是很冗余,因为其压缩了其数以千万计的 数据集 中的信息。这也是研究者不得不用更复杂的量化方法来保证模型优化后的精度。举例而言,高通 (Qualcomm) 用分层知识蒸馏 (layer-wise Knowledge Distillation) 方法 (AdaRound) 来 量化 Stable Diffusion。这意味着,无论如何,模型量化后的微调是必要的。既然如此,为何不用 量化感知的训练 (Quantization-Aware Trainning, QAT),其对原模型的微调和参数量化是同时进行的?因此,我们在本工作中,用 token 合并 (Token Merging) 方法结合 NNCF, OpenVINO 和 Diffusers 实践了该想法。

优化流程

我们通常从训练后的模型开始优化。在此,我们从宝可梦数据集 (Pokemons dataset,包含图片和对应的文本描述) 上微调的 模型。

我们对 Stable Diffusion 用 Diffusers 中的 图片 - 文本微调之例,结合 NNCF 中的 QAT (参见训练的 脚本)。我们同时改变了损失函数,以同时实现从源模型到部署模型的知识蒸馏。该方法与通常的知识蒸馏不同,后者是把源模型蒸馏到小些的模型。我们的方法主要将知识整理作为附加的方法,帮助提高最后优化的模型的精度。我们也用指数移动平均方法 (Exponential Moving Average, EMA) 让我们训练过程更稳定。我们仅对模型做 4096 次迭代。

基于一些技巧,比如梯度检查 (gradient checkpointing) 和 保持 EMA 模型 在内存 (RAM) 而不是虚拟内存 (VRAM) 中。整个优化过程能用一张 GPU 在一天内完成。

量化感知的训练之外呢 ?

量化模型本身就能带来模型消耗、加载、内存、推理速度上的显著提高。但量化模型蛮大的优势在能和其他模型优化方法一起,达到加速的增益效果。

最近,Facebook Research 针对视觉 Transformer 模型,提出了一个 Token Merging 方法。该方法的本质是用现有的方法 (取平均、取最大值等) 把冗余的 token 和重要的 token 融合。这在 self-attention 块之前完成,后者是 Transformer 模型最消耗算力的部分。因此,减小 token 的跨度能减少 self-attention 块消耗的时间。该方法也已被 Stable Diffusion 模型 采用,并在面向 GPU 的高分辨率优化上有可观的表现。

我们改进了 Token Merging 方法,以便用 OpenVINO,并在注意力 UNet 模型上采用 8-bit 量化。这包含了上述含知识蒸馏等的所有技术。对量化而言,其需要微调,以保证数值精度。我们也从 宝可梦数据集 上训练的 模型 开始优化和微调。下图体现了总体的优化工作流程。

结果的模型在有限资源的硬件上是高度有效的,如客户机或边缘 CPU。如上文所述,把 Token Merging 方法和量化方法叠加能带来额外的推理增益。

PyTorch FP32,推理时长:230.5 秒,内存消耗:3.44 GB OpenVINO FP32,推理时长:120 秒 (1.9 倍),内存消耗:3.44 GB OpenVINO 8-bit,推理市场:59 秒 (3.9 倍),内存消耗:0.86 GB(0.25 倍) ToMe + OpenVINO 8-bit, 推理速度:44.6 秒 (5.1 倍),内存消耗:0.86 GB (0.25 倍)

用不同模型优化方法的图片生成的结果 展示。输入提示词为 “cartoon bird”,随机种子为 42。模型用 OpenVINO 2022.3,来自 Hugging Face Space,用“CPU 升级”的实例: 第三代 Intel® Xeon® Scalable Processors,和 Intel® 深度学习加速技术。

结果

我们用优化模型不完整的流程以得到两种模型: 基于 8-bit 量化的和基于 Token Merging 量化的,并和 PyTorch 作为基准比较。我们也把基准先转化成 vanilla OpenVINO (FP32) 的模型,以用以分析性比较。

上面的结果图展示了图像生成和部分模型的特性。如你所见,仅转化成 OpenVINO 就带来大的推理速度提高 ( 1.9 倍)。用基于 8-bit 的量化加速和 PyTorch 相比带来了 3.9 倍的推理速度。量化的另外一个重要提高在于内存消耗减少,0.25 倍之于 PyTorch,同时也提高了加载速度。在量化之上应用 Token Merging (ToME) (融合比为 0.4) 带来了 5.1 倍 的提速,同时把模型内存消耗保持在原水平上。我们不提供输出结果上的质量改变,但如你所见,结果还是有质量的。

下面我们展示将最终优化结果部署在 Intel CPU 上代码。

from optimum.intel.openvino import OVStableDiffusionPipeline

# Load and compile the pipeline for performance.
name = "OpenVINO/stable-diffusion-pokemons-tome-quantized-aggressive"
pipe = OVStableDiffusionPipeline.from_pretrained(name, compile=False)
pipe.reshape(batch_size=1, height=512, width=512, num_images_per_prompt=1)
pipe.compile()

# Generate an image.
prompt = "a drawing of a green pokemon with red eyes"
output = pipe(prompt, num_inference_steps=50, output_type="pil").images[0]
output.save("image.png")

在 Hugging Face Optimum Intel 库中你可以找到训练和量化 代码。比较优化过的和原模型的 notebook 代码在 这里。你可以在 Hugging Face Hub 上找到 OpenVINO 下的 许多模型。另外,我们在 Hugging Face Spaces 上建了一个 demo,以运行 [带第三代 Intel Xeon Scalable 的 r6id.2xlarge 实例]。

一般的 Stable Diffusion 模型呢?

正如我们在宝可梦图像生成任务中展现的一样,仅用小量的训练资源,对 Stable Diffusion 管线实现高层次的优化是可能的。同时,众所周知,训练一般的 Stable Diffusion 模型是一个 昂贵的任务。但是,有充足的资金和硬件资源,用上述方法优化一般的模型生成高分辨率的模型是可能的。我们唯一的警告是关于 Token Merging 方法,其会减弱模型容忍性。这里衡量标准是,训练数据越复杂,优化模型时的融合比就该越小。

如果你乐于读本博客,那你可能对另外一篇 博客 感兴趣,它讨论了在第四代 Intel Xeon CPU 上其他互补的 Stable Diffusion 模型优化方法。


英文原文: Optimizing Stable Diffusion for Intel CPUs with NNCF and 🤗 Optimum

作者: Alexander, Yury Gorbachev, Helena, Sayak Paul, Ella Charlaix

译者: Vermillion

审校/排版: zhongdongy (阿东)